紫丁香_柴可夫斯基

媽咪愛嬰網 www.ilzuiu.live 2011年04月18日 09:53:00

  柴可夫斯基Tchaikovsky全名: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Pyotr Ilich Tchaikovsky。

  1840年5月7日——1893年11月6日。俄羅斯浪漫樂派作曲家,其作品也有一定的民族樂派特征。其風格直接和間接地影響了很多后來者。

  柴可夫斯基出生于沃特金斯克Votkinsk一個貴族家庭,從小在母親的教導下學習鋼琴,由于父親的反對,進入法學院學習,畢業以后在法院工作。 22歲時柴可夫斯基辭職,進入圣彼得堡音樂學院,跟隨安東·魯賓斯坦學習音樂創作,成績優異。畢業后,在尼可萊·魯賓斯坦(安東·魯賓斯坦的弟弟)的邀請下,擔任莫斯科音樂學院教授。

  柴可夫斯基性格內向而且脆弱,感情豐富,他被認為有同性戀傾向,并且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中一直試圖壓制,因此有意見認為這是婚姻破裂的原因。在與崇拜自己的女學生的婚姻破裂后,企圖自殺,他的朋友把他送到外國療養。這期間開始和一個熱愛音樂的俄國鐵路大亨富孀梅克夫人(Nadezhda von Meck)通信。后來梅克夫人成為他的資助人,他后階段的許多作品都是獻給這位夫人的。但奇妙的是兩個人從來沒有見過面。當他們十四年的書信往來因為這位夫人宣布公司破產而終止時,柴可夫斯基受到了很大的打擊,在獨自度過憂郁的三年后于莫斯科去世。他的死疑點重重,官方說法是他喝了帶有霍亂病毒的水而染病身亡。但是據后來學者的考證,很有可能是自己服用砒霜而自殺。但是,這都只限于猜測,真的原因直到現在還是一個謎。

  在音樂創作上,柴可夫斯基很崇拜莫扎特,甚至模仿他的風格創作了一部管弦樂組曲(Suite No. 4 in G major, "Mozartiana", Op. 61)。對于瓦格納音樂中的一些特性他卻很反感,認為瓦格納過于重視管弦樂隊而忽略了聲樂,柴可夫斯基主張用現實主義手法來表現歌劇,主導動機只用以描寫心理感情等內在方面。

  柴可夫斯基的音樂基調建立在民歌和民間舞蹈的基礎上,所以樂曲中呈現出濃烈的生活氣息和民間特色,他慣于采用起伏的相對主題,利用音樂形象來表現生活中各種心理和感情狀態的發展和演變過程。強烈的民族意識和民主精神貫穿著他全部的創作活動,他主張音樂的美,是建立在真實的生活和深刻的思想基礎上的,因此他的作品一向以旋律優美,通俗易懂而著稱,又不乏深刻性,他的音樂是社會的真實寫照。透過他的藝術珍品,人們不難發現他不僅是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結合的典范,而且是一位擅長以音樂描繪心理活動的大師,探索著人生的奧秘。

  他的作品中,很多都是極其優秀的世界名曲,如歌劇《葉甫根尼·奧涅金》、《黑桃皇后》等,芭蕾舞劇《天鵝湖》、《胡桃夾子》、《睡美人》,和交響曲《第四交響曲》、《第五交響曲》、《悲愴(第六)交響曲》、《降b小調第一鋼琴協奏曲》、《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以及交響詩《羅密歐與朱麗葉》,音樂會序曲《1812序曲》等等。

  柴可夫斯基音樂特色:

  柴可夫斯基的創作在題材內容上與他同時代的俄國“強力集團”作曲家有很大的區別。“強力集團”作曲家強調反映重大歷史事件,民族史詩,神話傳說和俄羅斯風土人情以及異族情調,著重描寫民族的整體形象,力求表達民眾群體的心愿和向往。而柴可夫斯基則更多地關注個人的切身體驗,竭力傾訴俄國知識分子和普通市民階層共有的思想情感和內心苦悶。在藝術風格上,柴可夫斯基的創作同“強力集團”作曲家有明顯的差異。“強力集團”作曲家的創作較多地直接引用俄羅斯農村歌曲或異族的民間音樂素材,音樂一方面具有濃郁的俄羅斯鄉土氣息,另一方面又往往穿插別致的異國風味。他們的音樂格調,總起來說,較為粗獷和質樸。柴可夫斯基雖然也在一些作品中采用俄羅斯民歌素材,但是他更注意汲取俄國城市浪漫曲的音調和借鑒西方藝術音樂的成果,因此他的音樂既保持了俄羅斯的氣質,又能適應更加寬泛的藝術趣味。

  柴可夫斯基的音樂引人入勝的重要標志是它由衷的抒情性。他說過:音樂創作“純粹是一種抒情過程,是靈魂在音樂上的自白”。他的創作無論是取材于文學名著,還是來源于個人的生活,都浸透了他親身的感受和體驗。他在選擇創作題材時遵循的原則是:“我所經歷過或看過的,能使我感動的”內容。因此他所有的作品,無論是歌劇和交響曲,還是聲樂浪漫曲和器樂小品,都傾注了他豐富而真實的情感。這些情感在音樂中最鮮明和最集中地體現在旋律上。柴可夫斯基是一位旋律大師,他每一不作品的旋律都十分鮮明突出。音調清新悅耳,線條委婉悠長,音域跨度寬廣,音流起伏跌宕,這些是柴可夫斯基旋律固有的特色。

  柴可夫斯基的音樂震撼人心的力量在于它強烈的戲劇性。他善于把自己對于時代、社會和個人的種種矛盾沖突的深刻體驗,通過藝術化的提煉和加工,分別概括為生與死,善與惡,愛與恨,理想與現實,光明與黑暗,幸福與惡運,歡樂與痛苦等對應形象的沖突,并尋找到生動和恰當的音樂語言和表現手段來家以展示。當我們欣賞柴可夫斯基最后三部交響曲,即第四、第五,尤其是第六“悲愴”交響曲和歌劇《黑桃皇后》等杰作時,心靈受到的震懾真是難于用語言來形容。在這些作品中,柴可夫斯基常常用一個冷酷無情的簡短的音樂主題來代表人生道路上的障礙或敵對勢力,它同以巨大篇幅描述的正面形象和美好事物形成鮮明的對照。這個主題往往自始至終貫穿在音樂作品中,以此來象征人們在追求光明幸福的過程中,每前進一步,都必須同這個惡勢力發生對抗沖突,必須同它進行搏斗,主人公要經歷極大的痛苦和折磨,付出沉重的代價,甚至犧牲生命。正是這種現實的不可調和的對立沖突,構成了柴可夫斯基代表性音樂作品的悲劇性內容。這種來自生活的藝術概括,充分顯示了柴可夫斯基所具有的現實主義的藝術魅力。

胎教音樂相關
  • 胎教音樂推薦
  • 關注我們
水果财富APP